何启豪老师探寻“苏格拉底教学法”

前言

在今年9月10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强调:“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是人类文明的传承者,承载着传播知识、传播思想、传播真理,塑造灵魂、塑造生命、塑造新人的时代重任。”法大教师始终自觉践行“四有好老师”“四个引路人”“四个相统一”的要求,以德立身、以德立学、以德施教,多年来,涌现出了一批又一批立德树人、教书育人,深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们。他们无怨无悔地躬耕于三尺讲台,把对教育事业的无限热爱化作忘我的工作热情、精湛的教学水平和优良的师德师风,也以此奠定了法大今日之基业。


为了更好地展示法大教师的风采,倾听他们对教育教学的所思所想,新闻中心特别推出《法言微语说教育》节目。今天,我们邀请到了中国政法大学中美法学研究所副所长、副教授何启豪做客节目,让我们一起来聆听何老师来谈谈教育的那些事儿。



苏格拉底,法学教育干卿底事?

法言微语说教育


何启豪

副教授


人物简介

何启豪,法学博士,主要研究领域为保险法、环境法、法经济学及WTO,曾于美国波士顿学院法学院做访问学者、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大学法学院做访问教授,现为中国政法大学中美法学研究所副所长、副教授。在《法律适用》《法律和社会科学》《中国法学教育研究》等期刊发表文章多篇。《保险法的行为经济学分析》,获中国保险法研究会2017年年会优秀论文一等奖;中国政法大学第十五届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一等奖(2017年度)。


苏格拉底,法学教育干卿底事?

何启豪 比较法学研究院副教授

新闻中心特别推出《法言微语说教育》栏目,第一期邀请了备受尊敬的田力男教授,作为青年教师,我倍感压力也非常荣幸。“教育兴则国家兴,教育强则国家强”。我想这也是一种责任的传承,希望我能接好这一棒。


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40年前,小平同志做出一项影响历史的决定,打开国门,派遣留学生,中国教育发展开启了新的征程。40年后,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指出,“深化教育体制改革,要有更宽广的国际视野,扩大教育开放”。因此,我将目光投向域外,尤其是美国,探寻“苏格拉底教学法”,直面世界一流法学教育的挑战。


苏格拉底是西方哲学的奠基者,也是著名的教育家。他创造的以师生问答方式进行教学的方法被人们称之为“苏格拉底方法”,他本人则称之为“产婆术”,意思是为学生的思想接生。在法学教育领域,1870年哈佛法学院院长兰德尔最早建立这套苏格拉底式教学体系。苏格拉底教学以师生互动为主要方式,要求学生对已经存在了的概念、判例进行进一步的思考,而不是人云亦云,重复权威和前人说过的话。这不但是教学方法,也是认知方式的重要变革。它鼓励学生“如何像律师那样思考问题”(think like a lawyer),而不是仓促地让学生学习“如何当一个律师”(how to be a lawyer)。


运用苏格拉底教学法,需要采取案例教学。不是教材(textbook),而是以casebook为学习资料。例如,我在比较法学院讲授美国法时,同学们在阅读案例的时候会发现,很多判决并非只有一个答案,而是会清楚写明多数意见(Majority opinion),附和意见(Concurring opinion,即同意结果但理由不同),以及反对意见(Dissenting opinion)。甚至对于少数意见,将来也可能会成为多数意见,就像美国最高法院最著名的大法官霍姆斯(Holmes),他被尊称为“伟大的异议者”。原因即在于他所留下的很多反对意见,经受住时间的检验,多年后反而成为更加恰当的意见。“教育的目的不仅是教会技术,同时要避免学生形成虚伪的人格。”尊重怀疑精神,鼓励独立思考,才不会让学生陷入虚伪人格的陷阱。经由苏格拉底教学,在无形中让学生认识到,权威不是绝对的,独立思考的能力更为重要。


当然,我们国内习惯了“讲授式”教学,运用苏格拉底教学并不容易,对于学生提出了很大挑战:学生不仅要独立思考,而且需要坚实的阅读量为基础,一门课每周的阅读量基本上在100页左右,甚至更多。这要求我们的学生具有雄心,勇敢的挑战思维惰性。


法学是世俗的学问,但却是“关于善良和公平的艺术”。古有张横渠勉励学子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;今天的法大学子,你们准备好迎接世界的挑战了吗?

a